沙悟净的一生(二)

可这话还是传到玉帝耳朵里了。

我知道他对我不爽了,想弄我,想让我知道这天庭到底谁称尊,谁为上。

而那群时常贿赂我的大神们,大概也是因为我这句话让他们折了面子了,从此都不搭理我了。

想见玉帝便都按程序预约排队,见得到就见,见不到就预约下一个档期,这种无声的疏远让我知道,他们也想弄我了!

谁都是修炼几千几万年的大神,谁还没点面子脾气什么的,用得着在我一个侍卫面前唯唯诺诺?

我知道玉帝想弄我了,众大神也想弄我了,但他们都在等一个能光明正大弄我的理由。

刚好蟠桃园传来消息,那个我保去看守蟠桃园的小仙,用定身术定住了前去摘桃的仙女,洗劫了整个蟠桃园的桃子。

这消息给我失宠这件事上火中添了一把油,我知道我彻底完蛋了。

而且据目击证人所述,那个看守蟠桃园的小仙是一只猴子!

我竟保一只猴子去看桃园?我一边拍头直呼假酒害人,一边坐等玉帝的处罚。

我感觉我这次即便不下诛仙台,也得剔个仙骨什么的。

然而想象中的惩罚并没有来,我大松了一口气。玉帝果然还是爱我的,毕竟这天庭除了我,还真没第二人能包容并且为他解决他饮食起居中的那些坏习惯。

直到那天我不小心打翻了他的琉璃盏,我才知道都是我想多了……

这就要说到我被贬的第二个原因了。

那就是“套路”。

成仙之后大都没啥事儿做,所以大多数平时闲得发慌且活得“不耐烦”的仙,就喜欢三五成群坐在一起嗑瓜子儿……可光嗑瓜子有什么劲儿?不得扯扯家常聊聊八卦?

有一日我便从那成百上千条八卦听了一耳朵,这一耳朵可让我吓了一大跳。

不知哪个小仙嚼舌根,说玉帝与如来为争夺众生的信仰权扩展自己的事业,所谓是无所不用其极,明里谦逊有礼暗里却在较劲。

那边如来想要用凡人历经磨难,终得真经的成佛励志故事告诉凡人,只要心中有佛,众生皆能成佛。

而玉帝的应对方式则是在凡人取经的路上处处设障,让取经人永远也无法取得真经。

所以,作为天庭十佳优秀员工且最帅最具潜力和实力的我,自然而然的成了取经人西天路上最大的“绊脚石”。

——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玉帝暴跳如雷的样子,他是天界之主,心意即天意。

整个天庭乌云密布,电闪雷鸣,我跪在他的面前,委屈得像个还没出轨成功就被抓到的小媳妇,我低头望着地上的琉璃盏碎片:“这个杯子多少钱,我赔还不行吗?”

“你赔!你拿什么赔?”玉帝冷笑一声,“这个琉璃盏在朕还未做天界之主的时候就陪着朕了,已有两亿多年。两亿多年来,朕日日把玩,盘得盏壁包浆铮亮,绿里透红,价值不可估量!”

“就你现在的工资,就算给我打一辈子工也赔不起!”玉帝义愤填膺,我试探着问道:“那……那……打两辈子成吗?”

见玉帝又要发怒,我一咬牙一跺脚,吼出了我能承受的最后价格,我道:“实在不行就打三生三世……”

“轰隆!”凭空一声惊雷打断了我的话,我被劈到九天之上,浑身外焦里嫩。

“这是钱的问题吗?”玉帝起浮空灵的声音忽远忽近:“这是情怀问题,你打碎了朕最重要的东西,今日朕也要让你碎尸万段,魂飞魄散!”

仙气缭绕的仙庭一瞬间变得萧条清肃,我看到一道道金龙般粗壮的闪电吞吐着刺眼光芒。

我知道玉帝早就想弄我了,这次终于等到“理由”足够充分了,这回新仇旧恨加一起,看来我是死定了。

那粗壮的闪电如巨龙般像我扑来,我深知永远无法感动一个铁了心想要杀你的神,于是绝望地闭上了眼。

“陛下,手下留情!”

伴随着雷电的刺耳声中,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响起,我轻轻睁开了眼,眼前是一双庞大无比的脚。

那双脚庞大到你可以清晰看见它每一个毛孔里面的泥渍,我以前觉得这双脚恶心极了,现在却觉得它无比的神猛威武,因为它尽数挡下了劈向我的雷霆!

要是我双腿没有发软的话,我真想上前感激地亲它一口。

赤脚大仙上前一步,开口替我求情道:“卷帘大将伺候陛下起居多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望陛下饶他一命!”

我天!

这就是患难见真情吗?

那些以往与我交好的各路大神,一位赶过来替我求情的都没有,反倒是这位我之前爱答不理的,穷得连鞋都穿不起的赤脚大仙,在我危难之时挺身而出。

怀揣着这份感激之情,我目不转睛地看着赤脚大仙与玉帝神念交流。

仙庭中的雷电乌云逐渐远去,我看到赤脚大仙单膝下跪,感激的道:“谢陛下开恩!”

听到这句话,我紧绷的神经瞬间松弛,然后昏睡在虚空之中。

未完待续…


~赞~

么么哒,请我喝杯咖啡吧~

支付宝
微信